菜单

埃伦斯伯格农场

在埃伦斯伯格农场里,HiPP喜宝试图采取环境措施来改善生物的多样性。 目标是以可持续发展和更有效的方式运营有机农场,并在2015年让其成为核心商业模式。 在未来,更能成为HiPP喜宝生产商的商业运营模式。 

我们想要更好地展示如何保护生物多样性以及如何将生物多样性的可持续性融入农场的日常生活。

在埃伦斯伯格农场里,HiPP喜宝试图采取环境措施来改善生物的多样性。 目标是以可持续发展和更有效的方式运营有机农场,并在2015年让其成为核心商业模式。 在未来,更能成为HiPP喜宝生产商的商业运营模式。

这里有着古老的物种,提供着遗传的多样性。如原始Braunvieh牛(在巴伐利亚只剩下500头)     

这里用有机秸秆、岩粉、固体有机肥等天然肥料,提高土壤肥力。     

这里有着林地牧场,树行,树篱去保护野生动物(例如:濒临灭绝的红背伯劳),农场边缘还有枯枝树篱、草地、砧木和花带,保护这一片自然。     

耕地计划与科学数据的收集

农场和农田位置的自然决定因素,为改善物种多样性和自然的保护提供了可行性建议。 而这个项目,由我们与慕尼黑技术大学Bioland学院、汉诺威技术大学以及巴伐利亚鸟类保护委员会合作进行。     

在农场里的古老物种

  • 为了增加物种多样性,罕见的古老物种在农场找到了他们的家:这里有原始的Braunvieh牛,(其中只有500只留在巴伐利亚),稀有的Skudde羊(德国目前有1000只)和古老的Appenzeller Spitzhauben鸡。     

    Skudde羊
    Appenzeller Spitzhauben鸡

这里是“Red List(红皮书)” 上濒危物种的家

  • 原始的Braunvieh牛

    依据灭绝物种名录的红皮书来看,原始的Braunvieh牛属于“非常濒危”类型。在埃伦斯伯格农场,HiPP喜宝的可持续农业项目,正适合濒危物种的生存。2,000多年前在阿尔卑斯山边的湖泊自由牧养的的Torfrind牛,也就是现在在农场里生活着的Braunvieh牛。    

    黄腹蟾蜍

    埃伦斯伯格农场与巴伐利亚鸟类保护委员会(LBV)合作,对重新安置的动物如野鸡、猫头鹰、黄腹蟾蜍米诺鱼开展了野外放归的项目。

    罕见的红背伯劳是保护一个完整生态系统极为重要的树篱鸟

    红背伯劳是保护一个完整生态系统的重要物种。 它必然存在在濒危物种名单上。这种罕见的鸟最出名就是在荆棘上吃掉食物。根据传说,它总会吃食物之前收集九种昆虫。但由于密集的农业发展,现在已经很少有鸟类将树篱和灌木作为自然栖息地了。 为了保护红背伯劳,HiPP喜宝为红背伯劳在埃伦斯伯格农场创建了新的栖息地,并在农田边缘增添了枯枝树篱。

濒危动物的天然庇护所

  •  

    昆虫酒店和沙蜥蜴庇护所的设计,是因为这些动物缺乏自然的家园,而分布在农场的箱巢,是因为猫头鹰,家燕、麻雀、山雀、鹰和蝙蝠没有栖息的洞穴。    

    这些用天然原木修建的箱巢是饲养红隼或黄褐色猫头鹰的地方,因为今时今日,很多森林里枯木都被清除(这是鸟类的自然筑巢点)。所以箱巢代替了枯木成为了鸟类的家。

    许多人的生活可以没有蜂蜜,但是却不能没有蜜蜂。 昆虫不仅为面包传递甜味,最重要的是对花授粉。 这样做可以在确保植物生长的同时为农工们带来更好的作物。 没有这些蜜蜂,水果也很难收获。 当蜜蜂死亡或生病时,它会间接地影响到我们所有人的生活。 这就是为什么HiPP喜宝参与了蜜蜂的自然栖息地保护与生物多样性项目。埃伦斯伯格农场现有六个蜜蜂巢穴,它们的建立主要是为了应对蜜蜂种群急剧崩溃的现象。    

创建新的生态系统

  • 新的生态系统的创建,例如树行,防护植物篱,枯枝树篱,砧木和在田地边缘的花带,都为爬行动物,鸟类,哺乳动物和昆虫提供了新的栖息地 。枯枝树篱的原则不是通过种植它们来创造新的树篱,而是让树枝间通过风和种子的自然力量慢慢地堆积成一个松散的墙。这不仅为生长的植物提供了保护。 这种结构的优点,一方面降低了修建成本,另一方面,松散堆放的枯枝还为许多稀有物种提供了家。     

    在传统的农耕中,为了有更多的产出,田野和草地通常种植在森林的边缘 。为了支持生物多样性和可持续性发展,我们又在农田边缘种植了枯木树篱和花带。这些为动物提供了一个居住的地方,提供了保护,同时也减少了土壤侵蚀。    

提高的土壤质量

关于如何改善土壤肥力,在项目中我们尝试了很多不同的方法,例如使用岩粉结合氨,固体肥料施肥和其他自然方法。 此外,为了支持动物健康,我们还使用了例如微生物或有机秸秆作为肥料。